打开汽车先进技术的新窗户

2020-05-15

依然跟踪国外先进技术↔的“三Π纵三横三平台”,是否能够真正带领中国汽车业到达那片新能⿻源的自由之地

在很长一段时间Υ内,中国汽车制造看起来是不需要想象力和发明力的,那些显而易见就可以抓到的机会、资源和利益,轻易就盖过了对产业未来的思考、忧虑和努力。

现在,情况变得不▔同。能源和环境危机以及世界汽车公司在新能源领域的探索正把中国汽车工业推入一轮密集创新的境地。一个观点得到了普遍认同——内燃机۩..汽车⿻方面中国与国外差距很大,难以跟Я上乃至超越,因此更多的人希望在这一轮竞争中能够颠覆旧有的外国汽车企业技∏术统治的格局。〧

然而从梦想到现实,总存在着许多需要逾越的障碍。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依然跟踪国外先进技术的“●三纵三横三平台”,是否能够真正带领中国汽车业到达那片新能源的自由之地。

事实上,从“八五”、&ldqu▽o;九五&rdquⅢo;、“十五”直至当前的“十一五&r〦dquo;的数个五年计划,关于新能源汽车的科技计划从未止息,然而连续十几、二十年的持续投入研发催生出的却是这样一个事实&mdashⓛ;—把技术发明、工程应用当成科学研究和知识创新,研发项目全部以优良标准¨验收,并取得了“重大突破和成果”,但实际的新能源汽车却处于在政府支持下的示范,不少关键零部件无法替代仍需国外购入。

而若要改变依赖外部的局面和解决关键零部件比如控制器、调速器等电力电子设备的可靠性、耐久性问题,惟有走出当前的技术路线,发明其他™车辆驱动调速控制技术,以期根本避开这‰个局限。

这并不是一个多么ρ新鲜的想法。事实上,如果我们将视线从狭窄的汽车行业转移到更为卐广阔的产业领域,看看Ⅷ那些历史上۩曾经出现的、ъ改变了产业方向和人&们生活方式的技术革新,就能知道什么≈样的创新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变革性技术力量。

半导体问世后,瑞士钟表业很快生产出了石英数字手表,它比传统机械发条手表走时更准确而且价格更便宜,但由于瑞士在机械表上投资太大不舍得放⌒弃,因此以高档奢侈品定位部分地推¤出石英表。

令瑞士钟表业没想到的是,这一机遇被日本精工抓住,利用这一技术再╭╮加上日本︴工艺,以更低成本◤、轻巧外形⿻迅速推向市场,数年后几乎占领了这一领域100%市场。瑞士公司此时才如梦初醒,后悔晚矣。

同样的“后≦悔”发生↕在美国无线电公司。贝尔实验室发明的晶体管获得了诺贝尔奖。随后由※美国无线电公司生产,由于成品率低、性能较差,实用价值没有显示出来,只用在了助听器上◈面。但美国无线电公司因为之前在电子管方面投入巨大,而且产品品质优于晶体管,而不愿意对晶体管进行二次研发。

这次看到机遇的仍是日本Γ人,他们以2.5万美元买回专利,进行数年的二次研发并替代电子管用于收音机上,很快日本小巧、低成本的收音机在美国市场上打败了以美国无线电公司为首的美国收音机。

而令国内产业界记忆犹新的录像々机被VCD、CD淘汰、胶卷被手机摄像和数码相机一夜战胜的案例也在说明,跟随和拒绝大胆尝试从来都不是研发应该有的态度以及战略战术。

技术发明是不能计划规划的,新能源汽车是个概念,它包含了若干可能的能源和动力装置,而现在,┄┅除了丰田混合动力在欧美销路不错以外,其他车型或技术都◀未真正达到实用程度,一切尚处于尝试探索阶段。我们不一定非要跟随国外去研究那些他们已研究多时的技术,而是要这个绿色、时代打开多元化的思路,去探究那些比如无线移动供电、海水核能发电、锌碳电∮池等新技术。

如果我们仍沿用“三纵”技术路线,禁锢在别人的思路里,那面对的可能仍是产业缺乏进步和停滞不前,中国汽车工业要赶超强国,必须要在“三纵”以外的领域寻找可能。

而另一个需要强调的是,对于新能源的研发也应采取开放式而非封闭式,企业不分大小,研发者不论学历,以产品系统为主线,汇集相关单位及人员组成研发、车企、用户一体化的攻关团队,以解决问题和最终产品具有竞争优势为关键的考核点。

显然,这是一种全民参与的举国体ζ制而非现在将民间力量阻挡在外,它符合科学精神以及创新创ↅ业的大势。当然,这种模式将来是否有斩获,仍取决于走一条怎样的技术路线以及重大发明的突破。

有理由相信,如▓果这样的机制能够真正完成◥,它ω将带动一场新潮流,这样,中国汽车业不再是想方设法地超越他人已经设定的路线,而└是让那些突破性的思维真正脱胎换骨成为推动历史前进的车轮。

⊙ ℡ λ

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