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汽修触网:定价透明撕开暴利外衣,品质服务是下个目标

2019-12-30

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乘用车渐渐走进中国百姓的家庭,成为普遍的出々行交通工具,而随之而来的汽修行业,业态也逐渐丰富,从早期纯线下的大棚、街边店到4S店,再到如今打通线上线下的汽修服务平台,形成授权体系与品牌连锁、快修快保等并行的局面。


线上平台的出现,带来的价值之一,就是让多年难以实现的价格透明成为现实。在价格之外,随着国人生活水平的提升,中国车主越来越重视服务└质量、服务⿲体验。在行业服务不断走向标准化的进程中,谁先打开消费者信任的心门,谁才是未来竞争场中Ж的佼佼者。


“价格透明不薅羊毛,我的暴利⊙从哪来?”


一条轮胎加价数百元,换一个刹车片能解决的问题却被要求换刹车盘……对早↕期的车主来说ì,谁还没有过一┙段维修挨宰的血泪史呢。


早年间,汽车保有量少,掌握修车技术的师傅更少,也й导致这个行业车主给师傅点烟、送笑成为一种习惯,或许这样才能得到些许“伺候好师傅才能给认真修”的心安。


即便如此,“师傅们”下刀是否留情也是∈一个未知数,所以很多车主修个车都要问一圈朋友,是否有熟人。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长期以来,纯线下门店客量有限,而租金和υ人力成本都不低,如果不从有限的客户身上获取高额利润,经营恐怕┏难以维〡持。


此外,汽修相对来说还是一个技术密集型行业,很多车主汽车知识储备偏少,也给了部分店主、经销商钻空子的机会。“价格透▓明不薅羊毛,我的暴利从♠哪来”,这也成为部分商家的想法。于是,利用价格不透明,向车主“薅羊毛”,渐渐成为行业的潜规则。



“看碟下菜”潜规则背后,是消费者的无奈


价格不透明在传统汽修行业怎样体现?一位有着多年汽修经验的王师傅≈告诉新京报记者,价格与工时费混着要就比较典型。


“比如街边汽修店,做一次保养收500元,其实这里包含产品400元,↗工时费100元,但是他们图省事,一口价,导致消费者不清不楚地做了一次保养。”“混着要”也给价格暴利提供了机会。


以保↑养为例,王师傅说,±不同品牌的机油价格差异巨大,即便同一品牌的机油,全合成、半合成、矿╩物油等不同质量、参数的产品同ㄨ样价格差别明显,消费者不懂行,商家“云里雾里”地要价,消费者稀里糊涂地结账。


在消息不对称下,“看人下菜┌碟,看车出价格”也是传统汽修行业赚取暴利的偏门。


而⿰无论是街边店,还是4S↘店,都会或多或少ν存在,在行业整体如此的情况下,消费者只能备好“羊毛”无奈让步,并自我安慰:“薅点没关系,保证修好、❤☜安全就行”。


线上平台价格透明,引发一场行业“地震”



很快,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了。汽修平台借移动互联网之力,引发一场波及整❤个行业的“地震”。


创办快保快修线下○实体店“1号车酷”的北京80后老板张朕最早感受到了线上平台的冲击。


在@他看来Φ,从2▓013年开始,线上售卖零配件的平台就开始逐渐出现萌芽,并在短期内大规模生长,早期出现的线上平台许多都已消亡,真正形成冲击力的还是近几年,随着几大头部平台的出现,价格不仅实现了透明,更是把产品的利润Ⅰ降到了极致。


“尤其常用的维保项目和轮胎更换,平台把利润压到很薄,线下也只能跟着重新调整价格,拉低利润。”他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是一场优胜劣汰的血拼。


新京报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部分线下汽修店老板认为,这场拼杀中,有的平台管理比较乱,仅有价格优势也不一♂定能活的长久。


北京通州经营一家↔汽修в店◘的老板郭坤岐认为,有些线上平台采取发放优惠券、1元洗车等,虽然能∶短期吸引一些顾客,但是这种引流的方式没有实际的客户转化率。σ


他告诉新京报记者,途虎养车平台从轮胎的规范定价作为切入点赢得市场的做法,比较受到业内的认可。


“因为轮胎是最容易产生暴利的配件,同一品牌的轮胎花纹不同性能ↆ就不同,价格自然也有差别,这就给乱要价留下了机会。”郭Б坤岐说,“途虎养车将轮胎明码标价,而且客户到线下实体店安装能感受到技术价值,是培养客户忠诚度的一种方式。”


价格透明基本实现,下一个竞争维度是服务



张朕目前也与多家线上╝平台开展合作〾。不过,在他看来,价格透明已经基本实现,在此基础上,无论是4S店还是实体店,留住客户都需要服务质量的提升。


线上平Ξ台通过提前与线下指定门店开展标准化服务,对于实体店来说,也是自我服务提升。“像途虎就要求,必须按照标准化的流程,用专业的工具进行安装,我们之前也不太了解什么是标准化,平台帮助我们学习提升了很多,这个很有意︹︺︻义。”


专家指出,在后市场新的商业模式探索中,能够实现价格透明化和服⊕务标准╟化的企业,在未来才具有更大的竞争潜力,而这第一步需要有企业主动站出,起到引领助推的作用。


目前行业里只有◎途虎养车等少数企业,制定了严格的服务标准,并在其旗下全部工场店落地执行,覆盖整Ⅸ个行业的服务标准体系建立,仍然任重道远。


新京报记者 秦胜南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企业供图

编辑 张冰 校对 刘军

相关文章